返回首頁

新聞

評論

文化

人物

組織

更多

RSS訂閱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慈善公益報>評論 > 慈善公益報>媒體觀點

“傳統慈善與現代慈善”專題論壇觀點摘編

時間2020-10-12 15:00:21   來源:慈善公益報 

 


 

  慈善公益報 編者按:

  近日,由中國社會保障學會主辦、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承辦的“首屆全國慈善研討會”在北京友誼賓館舉行。其中“傳統慈善與現代慈善”專題論壇邀請了來自武漢大學、南開大學、中央民族大學、西南財經大學、湖南師范大學、河北師范大學、暨南大學、華北電力大學和南都公益基金會、愛德基金會等高校和慈善組織的20余位專家圍繞主題展開討論。本報擷取與會嘉賓發言精要,以饗讀者。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顧問、南都公益基金會理事長徐永光以《傳統慈善已被互聯網激活》為題的發言中指出:傳統慈善往往是熟人、鄰里之間的互助,只有“施”與“授”的關系,這種慈善可稱為“私益慈善”,而現代慈善屬于“公益慈善”;ヂ摼W突破了傳統慈善的時空局限,把個人求助的私益慈善做到了極致,但個人救助平臺也出現了不少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信息不對稱性。他認為,互聯網募捐的發展趨勢,一定是自主選擇中介服務機構,通過專業化定制、市場化服務、數據共享,由慈善組織向募捐服務支付一定服務費用,同時借助市場競爭產生若干有公信力的、提供高效服務的互聯網募捐平臺。公益有光明大道可以走,可以借助科技一飛沖天。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顧問、湖南師范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長、中華慈善總會專家委員會委員周秋光教授以《從傳統到當代:中國慈善的兩次歷史轉型》為題,詳細分析了傳統慈善、近代慈善、當代慈善三種類型經歷的兩次歷史轉型。一次是晚清民國時期傳統慈善的近代轉型,此次轉型已經完成,并伴隨歷史的遠去而積淀成為慈善文化并形成新的傳統;一次是進入21世紀慈善事業的當代轉型,該次轉型尚在進行之中,且存在諸多變數?v覽兩次歷史轉型,中國慈善的外在形態與內在理念方面均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但并未完全摒棄傳統,而是聚合成一種“揚棄”式的演進狀態。新時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慈善事業,理應有超越生存底線、追求理想高度的能力與決心,成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過程中的重要力量。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顧問、中國慈善聯合會副會長、愛德基金會理事長丘仲輝辨析了公益與慈善、傳統慈善與現代慈善之間的關系并分享了愛德基金會在現代慈善的實踐與探索經驗。他認為現代慈善側重于中華傳統文化在公益慈善領域的創造性轉化與創新型發展的產物;現代慈善更強調現代社會分工的產物,是理性化、組織化、專業化與制度化的產物;現代慈善的個人道德意蘊對公益慈善行業是一種有益提醒與適時補充。他將愛德基金會對現代慈善的探索的四個階段一一介紹,分別是雪中送炭,給人以魚,不錦上添花;授人以漁,以人為本,綜合發展;三明公益(明行、明慧、明道);新媒體、新科技、走出去、興文化。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理事、河北師范大學教授王文濤先是提出問題:慈善文化中外有別,古今亦不同,慈善文化認同上存在差異的原因是什么?接著從中國社會結構形式的兩個變化和中國傳統慈善的三個主體形成來認識中國傳統慈善。他認為中國傳統慈善的主體和思想都經歷了從單一到多元的發展階段,隨著民間經濟力量的壯大,民間慈善的內容不斷豐富,主體作用日益明顯,國家慈善成為配角,直至退出歷史舞臺,這是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不能以當代慈善來界定傳統慈善的對象和內容,而應該用歷史的發展的眼光來分析和研究中國古代傳統慈善。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副會長、武漢大學教授、中華慈善總會專家委員會委員張奇林基于省級面板數據對慈善捐贈與收入分配的影響進行分析,得出實證結果:第一,我國的慈善捐贈水平對于總體收入分配差距具有微弱的縮小作用,但在統計上并不顯著;第二,我國的慈善捐贈水平拉大了城鎮內部的收入分配差距,但能夠縮小農村內部收入分配差距,盡管影響程度依然很小。第三,我國慈善捐贈水平對于不同區域的作用效果不同,西部效應最大,中部次之,東部效應最弱。張奇林教授表示,我國慈善事業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對于調節收入分配會起到更大的作用。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理事、南開大學教授、中華慈善總會專家委員會委員朱健剛以《以善為緣的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一種類型學分析》為題,首先辨析了民族性與共同體的概念及理解,他認為以善為緣,從仁義善舉到現代公益都連接著關于國族認同的想象。接著他對《中國慈善事業的精神》的寫作動機、重要意義、書中局限深入分析,他認為這本書的重要意義在于提出問題和類型界定。最后他分析了家族慈善、地方慈善、宗教慈善、族群慈善、海外華人華僑慈善、公民慈善等慈善類型對共同體建構的促進作用。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理事、中央民族大學教授、中華慈善總會專家委員會委員李健認為在淡化宗教色彩發展歷程中,我國慈善事業廣泛面臨著公共利益與傳統慈善之間的張力,以往試圖用圣人之德實現人人慈善的努力始終收效甚微,F代公益要求遵循客觀規律,實現互益到公益的升華,這一過程既要吸收西方現代公益理念,也要從中國傳統慈善文化中汲取養分。他通過對國際小母牛組織和文氏宗祠的中外案例比較,提出了基于中國人際關系的差序格局建構的三圈理論假說。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理事、西南財經大學副教授謝曉霞基于政策環境和中國慈善組織當前面臨的保值增值現狀,采用2015年-2017年慈善基金會年報數據,通過建模及回歸分析,提出以下幾點發現:第一,長期股權投資、長期債權投資、短期投資對投資收益呈現出正向影響;第二,長期股權投資對投資收益的正向影響最大,其次是長期債權投資,最后是短期投資。這充分表明了三種投資方式都能夠起到慈善資產保值增值的作用,尤其是長期股權投資,最能夠提高基金會的投資收益,起到慈善資產保值增值的作用;第三,在慈善法頒布實施之前,非限定性凈資產對投資收益具有反向的影響;在慈善法頒布實施之后,非限定性凈資產對投資收益具有正向的影響。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慈善分會理事、華北電力大學教授姚建平在分析政府醫療資源與慈善醫療救助資源銜接的基礎上,以北京市為例對慈善力量介入醫療救助的方式進行具體分析,認為目前我國醫療保障制度是一個比較復雜的系統,主要包括三個層次:一是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二是各種類型的補充醫療保險,包括企業補充醫療保險(商業性補充保險和工會互助保險等)、城鄉居民大病保險等;三是醫療救助,主要針對醫療保險報銷之后仍然負擔較重的醫療費用部分進行救助。但是這個醫療體系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這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少部分非正規部門就業的人口和沒有能力繳費的人群排除在現行醫療保障制度之外,其中有相當部分的人屬于低收入或沒有收入的弱勢群體。二是現行醫療保障制度仍然不能很好地解決大病、重病患者的醫療費用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慈善力量介入醫療救助就成為解決我國現行醫療保障制度體系短板的重要環節。

  與會者認為,我國的慈善事業正在經歷從傳統慈善到現代慈善轉型,現代慈善成為一項宏偉的社會事業主要是社會發展進步帶來的社會分工的需要,但中國的慈善事業離不開傳統文化的土壤滋養,只有在繼承傳統慈善的有益成分并賦予其現代性,才能更好地促進我國慈善事業的發展。

責任編輯:csgyb2

上一篇:發揮網絡傳播優勢 講述脫貧攻堅故事
下一篇:“法治慈善”專題論壇觀點摘要

 

 
(★^O^★)MG大航海时代投注 浙江飞鱼投注 手游棋牌源码下载 现金麻将下载正规现 南京有中彩票大奖的吗 bet365真人百家乐赌博_进入游戏 北京推牌九认牌绝技 百家乐平玩法可以吗 足彩推荐 快乐赛车计划网 比特币现金最新消息 熊猫四川麻将 新浪网球比分直播板 篮球让分胜负分析方法 快速赛车计划 期货投资分析考试通过率 mg冰球突破摆脱秘笈